乐水

我是阿羽,很高兴认识你哟。
是纯bg党。头像是自设且自绘。

梦魂(完整版)

人物ooc,纯乱写,cp纯跳鹿。
纯属自己写着开心
梗是花吐症,但私设严重。
时间线是七侠合璧后一段比较安1稳的时候。

跳跳最近梦做得很频繁。
频繁倒是没什么,
不过梦里总是有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。
比如莫名其妙的一大群不知名的蓝色花海。
比如深不见底的血红色湖泊,和那缓缓掉落逐渐沉入血湖的碧色玉笛。
跳跳每次梦到血湖和玉笛时总是惊醒,满头大汗。
那一点温暖的潜藏在记忆深处的往事好像是要马上浮现。

可是没有。

最近天气渐渐转凉,院前的银杏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掉落一片片金黄色的叶儿。

跳跳咳嗽了几下,没在意。

接下来的几天,跳跳咳得一下比一下重,他只当是着凉感冒,并未在意。

直到他某天吐出一朵小小的,被血染成深红色的花。
跳跳惊讶地摸着小小的花,手指把花上的血液拭去一些,显露出一点都不符合他想象的颜色 。
是梦中那不切实际的蓝色花海的颜色。
跳跳感觉右眼突突突地跳起来了。

"如果是真的,如果是真的话......"

脑袋晕晕乎乎,眼前浮现了光影交织,像极了黑夜中的暴雨即将来临的画面。
还闪过一些旧黄的画面。

死也忘不了的那种。

"跳跳!"

少女欢快的声音似在耳边响起。
同时响起的还有清脆的铃铛声。

跳跳扶着墙,勉强支撑自己。费力抬起头想要搜寻本就不该存在的少女的身影。
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。

忽然太阳穴疼痛非常,像有一个细长的银针从一边的太阳穴插入再从另一边的太阳穴出来。

跳跳重心不稳,接连后退几步,勉强控制身躯倒向木床。

大喘了好几口气,抬手将脸上的细汗抹去,跳跳闭上双眼。

沉入梦的深渊。

"我是因为安适而变弱了吗?"

"那小鹿......你可别嫌弃我呀。"

风穿过灌木丛,沙沙的声音随风入耳。耀眼的阳光似夺目金沙流在嫩绿与苍翠的树叶间,洒下光影斑驳。

蓝色的发丝被风吹起。

小鹿专注的神态突然变为惊喜,跳跳有些不解,正上前打算询问一二,小鹿就回过头对

眼眸好像是这世间最璀璨的星辰,明亮灿烂。世间万物为之失色也不过如此。

跳跳如是想。

“跳跳你快过来看呀!”少女在自己面前挥挥手。

小鹿呼唤的声音将跳跳的思绪拉回到现实。

上前一看,少女寻觅很久的东西竟是这一小丛花似用蓝色琉璃制作的铃铛,以墨绿长叶为衬的植物。

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下,花儿显得晶莹剔透,美轮美奂。

小鹿温柔地望向这丛蓝花,跳跳屏住呼吸,暂时忘却了那些血海深仇。
她的音容笑貌,他想要深深镌刻在灵魂深处。

少女的气息忽然近在咫尺。

小鹿俏皮地对他眨眨眼,说:“其实关于这个花,有一个传说哦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传说有一个国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地覆灭,城里的人死相极其凄惨恐怖,而在其他国的人们发现他们的第二天,这些尸体都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遍地的这样的花所组成的花海。”

“什,什么?!”

小鹿噗嗤一笑,眼前人震惊的神态实在过于难得一见。

忍不住开口道:“我听说的啦,”我才不相信这事呢

风渐渐大了起来,蓝色的发丝随风舞动,清脆的铃铛声随风入耳。

她的蜜一般的声音传入他耳:“这么好看的花,怎么可能....”
他痴痴地望着她。
他突然听不到少女接下来所说的话。

突然一切静止,万物扭曲无色,
唯有一轮妖异血色弯月当头。

眼前的一切化作碎片,被血月吞噬。

“可恶啊,就算梦,也不愿再让我多看你几眼吗。”

沉入不可预知的梦境深渊。

缥缈云带萦绕着闪耀着白色光辉的圆月挥洒光芒。
血月不复存在。
小鹿身着白色霓裳羽衣站在月魔花上。

尖锐的羽毛飞速划过天空,
风狰狞地吼叫着。

她意已决。

跳跳想要做什么,却什么也不能做。

刹那间狂风大作。

过了一会却又波平浪静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。
唯有手中紧紧攥住的玉笛证明一切。

跳跳的时间停止了。

“真是的!道听途说的可不能信啊!”
“唉唉,但你还是被吓到了啦~”

豆大的雨滴拍打着地面,跳跳抬起头,眯着眼试图看清天空。
淹没眼睛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已无人计较。

“这样吗......”

跳跳从床上惊醒,大口大口地喘息着。
心仿佛是被人温柔地用刀搅动着,
绝望与希望刺入他心中。
痛彻心扉。

手里紧紧握着一朵似琉璃晶莹剔透,又似白月缥缈不定的铃铛样的蓝色花儿。

风从窗外拂来,将那残余的梦吹散殆尽。

“别再开这样的玩笑!不过这花儿挺好看的,叫什么名儿啊?”
“好的......唉?好像是叫‘梦魂’?”

评论(1)

热度(7)